第678章夹生饭

    此时羊城招商局局长的心里可谓是惊喜交加。已经完全放弃的汽车厂项目突然间柳暗花明,这当然值得庆贺,但是……!?

    这世上的事往往就坏在那个“但是”上。当时感觉汽车厂项目的机会不大,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,局长就把这件事交办给了王华琼。当然,也不可能空口白话,既然已经全权让王华琼去负责,那也需要交代清楚羊城地方上所能拿出的优惠条件。

    关于那些优惠条件,什么土地出让金优惠啦,税收优惠啦……,这些比较常规的,基本全国统一的基本都没什么争议,但针对特大项目的优惠条件可就不一样了。很简单的道理,大投资的优惠肯定要比小投资多,团购买东西都会便宜是不?

    然而可以想象,那些特殊的优惠条件绝对不会是三瓜两枣,绝不是喝顿花酒、送件工艺品就能打发的,可能每一小项涉及的让利都是几十万、上百万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权利,是一个小小的招商局长就能决定的吗?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那位局长又怎么向上级领导请示?难道说:“领导,感谢您授权了那么多的优惠条件,浪费您宝贵时间,反正这项目肯定谈不成?”

    “……?”

    这里可以做个应用题哈,求这个局长在位置上的倒计时时间?

    可是不能请示上级,又需要忽悠王华琼,那又该怎么办呢?于是那位局长就把以往的条件归纳了一下,再夸张了一下,接着就让王华琼自生自灭去了。当时他就在想:反正首选是云安,怎么也轮不到羊城,那就随便说点呗,这也算给年轻同志一种工作上的支持嘛。

    好吧,这么一随便,王华琼可是当真了。尤其是全部告诉那位“港商”以后,那位“港商”同样也当真了。这绝对有些玩大条,让那位局长就感觉头是一阵阵的痛。到最后,他只能含糊的吩咐道:“小王,你先谈着,反正保证要让项目落地,保证一定要成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喊口号确实挺容易,但有些事是喊口号就能解决的吗?因此重开谈判没多久,后遗症就不出意料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荆建开始接到赵新的电话:“荆先生,有件事我需要汇报,羊城那边似乎在故意拖延,有许多之前已经谈好的条件,现在却突然……怎么形容呢?倒也不能算是反悔,就是说要研究研究,总感觉情形有什么不对,不知道这里面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赵新感觉到意外,荆建同样是相当意外,怎么之前说的好好的,现在却突然变卦了呢?

    想了想,荆建就准备亲自询问一下原因,说实话,他的心中已经相当的恼火,打给王华琼电话的时候不免带着一丝火气:

    “小王吗?我就问你件事。你们到底想不想谈?如果不想谈的话可以尽早说,我也能让我的朋友另找其他地方?”

    “当然想啦?”王华琼一下子就冷汗直流,她同样知道出了些状况,但同样没想通自己的局长怎么会在谈判中突然变卦。毕竟在正式的谈判中,做出决定的已经不可能是王华琼这个新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想,那为什么言行不一?都已经承诺过的条件,现在居然还会反悔?”荆建毫不客气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,不是这样的。”王华琼连忙辩解道,“我们羊城的各级领导都相当重视这个项目,因此才会反复研究。并不是反悔,我们……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王华琼都找不到什么词了。她毕竟还比较年轻,还没学会面不改色的当面扯谎。

    荆建也没兴趣和王华琼东扯西扯:“三天,就给你们三天时间,答应就答应,不答应这项目作废。我……朋友没时间和你们玩躲猫猫,知道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此刺激之下,谈判的进程立刻变得飞速,终于经过三天谈判,尤其是第三天谈判到了深夜,三方在羊城草签了这笔投资总额达到14.2亿美元的汽车厂项目。

    应该承认,羊城方面拿出了不少令人心动的条件,比如说承诺用地费用减半、超过常规的所得税三免三减半、包揽所有的手续办理、国产化基金会给予“港商”决策权、定价权等等。不能不说没有诚意,除了那条国家规定的红线——羊城汽车集团将占有这家公司的50%的股份。

    但另一方面,除了承担2亿多美元的固定资产投资以外,羊城只能拿出一千万美元的外汇和两亿五千万的现金投资,虽然承诺为这项目解决三亿人民币的贷款,但总体来说,羊城这方的投资远远不足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荆建照样要为这个项目垫资四亿多美元,他同样做出了很大的让步。虽然之前已经考虑过为中方垫资,但一开始还以为只要垫资两亿多美元。这一下,荆建就等于让步了两亿多。

    虽然羊城方面很过意不去,同意给荆建三块商业地块作为补偿,但远水解不了近渴,现在根本没什么用啊?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就能看出汽车厂项目和石化厂项目的不同。虽然都是波折不断,最后又柳暗花明,但石化厂项目关系就比较简单,就只有两方谈判,而且显得比较严肃,每一个细节都谈的很透,工作也做的比较扎实。

    而汽车厂项目倒也不是不严肃,但变成了三方,复杂程度起码增加了50%吧?而且匆匆恢复谈判,过程也相当的匆忙,使得其中就遗留了不少问题。

    在这里,主要说说荆建方面的原因。很显然,那笔苏联贷款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。为了赶在苏联解体之前捞上这一票,荆建最终还是选择了冒这个险。他在资金很紧张的情况下,再次决定垫资一大笔美元,某种意义上说,他已经是在走钢丝的边缘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个汽车厂项目,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做成了一锅夹生饭,而在这个时候,荆建本人还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羊城大吉汽车厂总算是成立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