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请称帝

    鹏祖被祁云神通困住,化作了一只小鸟,身长不盈尺,看起来竟是颇为可爱,让人难以置信这居然是从上古存活至今的、修为在所有修士中的巅峰的人物。

    巫皇也是类似,落在祁云掌心,如同无数黑虫不住扭动着身躯,头摇尾动,丝毫也看不出强者的气势。

    长生帝、紫微帝、以及灰影、元尊他们都是好奇地在一旁打量。身处他们这个地位,对于三千界的真正的主宰光道人、鹏祖、巫皇等人自然不会陌生。

    甚至,在他们心底,对于这些古老存在的敬畏只会比其他修士更甚!

    所以,目睹着两人这般模样,他们心底的反差也更强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祁云的实力?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精进到了怎样的境界?”

    众人看看祁云,哪怕修炼多年如长生帝、紫微帝,熟悉如灰影、元尊,也都觉得难以揣摩。

    被众人围观,鹏祖、巫皇都只觉羞愤难忍,他们虽然化出本尊,却不失灵智。

    祁云神识洞察幽冥,对于两人的各种念头都是一清二楚,不由笑道:“你们二人也不必为难,你们都是这一方天地的古老存在,掌控种种大道,我对你们也很是敬重。不过,有些问题想要向你们咨询一番,所以暂时将两位困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鹏祖、巫皇这才觉得好受一些,鹏祖张口道:“祁云,你有天帝、灵帝的传承,我们输给你也是心服口服。你有什么要问的,尽管问吧。”

    祁云缓缓问道:“我想知道火帝、水帝这五帝的来历和根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说天地大道发生改变,哪怕是在三千界外,火帝、水帝他们依然敏锐地察觉到了,一个个张开种种神通,向着三千界内望去。

    “天帝宫归位?”火帝一惊,神色瞬间变得十分严肃。

    水帝也连连说道:“水神珠内,祁云的气息也有了明显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怎会这样?

    这五帝也很惊怒,外面那个“祁云”已经引起了他们的重视,但还未等他们动手,祁云就先做出了这等大事?

    木帝皱眉,“诸位,我们的目的只是为了修炼,似乎没有必要非要和他们如此尖锐对立。纵然近些年有些小矛盾,也无伤大雅。”

    水帝却登时冷笑,“木帝,当真不记得三界破碎之事了么?”

    他们作为当年天帝宫陨落、三界剧变的直接导演者,对于种种内幕自然最为清楚。

    当初,天帝、灵帝败北,先后失去踪迹,他们五帝一方面为了搜寻天帝、灵帝的下落,一方面也为了限制天地大道,限制天帝、灵帝的神通,所以以大神通斩碎三界,化作三千界分散各处……可谓是把事情做绝,此时还说什么没必要尖锐对立?太想当然了吧?

    听水帝这么说,木帝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们五帝中,木帝他和土帝都是相对平和,一直主张与天帝、灵帝联手的;但火帝、水帝却一直抱着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”的态度!

    在他们的心底,对于天帝、灵帝这样三千界的“土著”,一直不怎么看得起。

    他们始终觉得他们是这一方天地中的“上等”生命!

    木帝不由叹口气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当年的事情已经做下,正如水帝所言,他们对于这一方天地的破坏太过严重,所以几乎没有缓和的可能。这一方天地的大道,对于他们的排斥也十分严重。

    所以,正因为有这样的体会,他们才会对祁云引到天帝宫归位之举如此看重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避无可避。”

    火帝见木帝不再异议,便做下了如此断论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点头。

    确实,这一战避无可避,必须一战!而且,是不死不休,丝毫不会比无数岁月以前,天帝宫的那一战容易!

    “那么,我们的问题是,这一战该选在什么地方?”火帝环视众人。

    水帝、金帝,以及木帝和土帝,都是把目光投向了水帝手中的水神珠……与那时不同,此时他们掌握着更多的主动,所以能够更加自如地选择战场!

    火帝微微点头,“既然大家都这么想,那就好说了,就让我们好好准备一番,迎接这位新朋友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火帝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祁云引到天帝宫归位到昆仑界,现场参与了此事的长生帝、紫微帝、灰影、元尊等等,都从中得了巨大好处。

    原本他们的实力,相对光道人、梼杌他们多年的沉淀,还有着明显的不如。但经这一遭,众人却都有了长足的进步,从后面大步追上。

    因此,三千界内的局势,更加偏向于长平界这一方!

    长平界已经开始掌控了局面!

    甚至,就算此时祁云离开,由于长平界越来越积淀起来的实力,也不会如之前一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所以,一些异样的气氛开始在众人之间酝酿……

    很多人都是不由觉得,长平界大势已成!

    这一日,灰影、元尊以及景阳等等跟随祁云多年的“老人”,以及新加入到长平盟内的长生帝、紫微帝等人,一同前来拜见祁云。

    祁云请众人进去。

    “盟主!”

    “盟主!”

    众人一个个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随着越来越多的事情,众人对于祁云的态度也越发敬畏。

    祁云则微微一笑,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和,“诸位何须如此客气?你我都是多年的交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敢如此?”

    长生帝、紫微帝他们都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
    其实还是以前的说话口气,但由于祁云的身份不同,众人对祁云的态度不同,所以才有了这样感觉的差异。

    闲谈少许,祁云询问众人的来意,“不知诸位此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如今祁云虽然作为长平盟盟主,但其实盟中的许多琐碎事情祁云早已经不再过问,只有最紧要的一些,才会来向祁云禀告。

    灰影与长生帝、紫微帝,以及元尊,青河他们交换一个眼神,仍然是由灰影开口:“盟主,我们此来,是请盟主称帝!”

    “称帝?”祁云有些意外,他望向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一个个迎上祁云的目光,或期待,或尊敬……显然都是抱着同样的态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