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十五章 避无可避

    “称帝?”

    虽然看着众人热切的眼神,但祁云沉吟许久之后,还是缓缓摇头,“我功浅德薄,哪里有称帝的资格?”

    众人所说的称帝,显然不是称号之中的帝,而是天帝、灵帝这样的三界之尊!

    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,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称帝的。自天帝、灵帝之后,光道人虽然执掌三千界,竖瞳代管三千界,却都并未称帝。

    只因称帝一事,不论修为、威望、功绩、天地认可……缺一不可!

    就连光道人,竖瞳,他们的积累都不够。

    然而祁云正自拒绝,旁边却忽然转过来一道身影,“祁云!”

    “陆吾前辈。”

    来人自然正是陆吾神兽。后者过来,向祁云说道:“祁云,你渡灭世之劫,双重天劫,分身之劫……能以合道之境连斩大乘,此为大修为!”

    “起自长平之界,连收东华、西极、北微、南炎,天下十分,已有其六;斩竖瞳、司马,擒鹏祖、巫皇,四海咸服,此为大威望!”

    “天帝宫归位,天地规则厘定,重定秩序,此为大功绩。”

    “修炼天地大道,日趋大乘,此为天地认可!执掌三千世界,无数宗门势力,天下云云,无不望影而从,闻祁云你之名,无不叩拜山呼,衷心敬服……祁云,自天帝、灵帝以降,只有你,才有资格称帝!更别说,你本就有天帝和灵帝的传承,正是一脉相承,继往开来之幸事。”

    陆吾神兽声音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灰影、元尊等人在一旁连连请道:“是啊,陆吾尊者所言有理,还请盟主称帝!”

    “请盟主称帝!”

    “请盟主称帝!”

    众人渐渐汇聚成了一个声音,向祁云恳请着。

    祁云望一眼众人,心中了然,知道灰影、元尊他们此请,之前肯定与陆吾神兽联系过,显然是得了陆吾神兽的认可,这才联袂而来。

    众人言之凿凿,痛陈利弊,让祁云也无从反驳;目光殷殷,满怀希冀,让祁云也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祁云抬起手来,向众人示意,众人立刻住口不言。

    祁云缓缓从众人身上扫过,开口道:“诸位,你们都是我长平盟核心之人,此事倒也不必瞒着你们。而且,相信很多人隐隐都有猜测……我之此身,并非真身!只是留下来保命的一道分身罢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骇然!

    虽然之前灰影、元尊等等他们这些与祁云走得很近的修士,都隐隐之间有所猜测,但终究不是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此时听祁云说起,终于确认无误,心头顿时都是一紧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盟主你的真身……”灰影连问。

    祁云点头,“没错,正是落入了五帝之手,被困在水神珠内。”

    “那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怎么才能解救出来?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都是忧心忡忡。老实说,虽然他们长平盟近年来形势大好,三千世界占有大半,但其实所有人都清楚,他们的根基,几乎半数都是在祁云身上。

    若祁云真身被斩杀,那么祁云的修炼根基势必受到影响,甚至伤及根本!那岂非也是坏了他们长平盟的根基?

    祁云望向三千界外,“这一战,避无可避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战避无可避!

    祁云,五帝……双方都很清楚。所以,双方都在以自己的方式,在全力筹备着这最后的一战。

    其他任何事情,都已经显得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光道人、梼杌他们已经龟缩到了三千界的一角,苟延残喘,勉强维持。光道人始终坚持不出,他也很清楚,如今的关键,已经不在他这里。

    光道人心底也有些悲哀,作为从上古存活至今的人物,当初起兵反叛天帝、灵帝,他一直都是主宰者!——当然,背后也借了五帝之力。但现在,三千界之战,他居然已经沦为了彻底的看客?

    他的命运,只能由祁云,五帝……双方之中的胜者来决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年后。

    一艘扁舟从三千界的缝隙之中流出,向着三千界外而去。扁舟的前头,正站着一道颀长的身影,影子拖曳出去,几乎绵延向了三千界的所有角落!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力量,不住从身后的无数世界之中,向着他这里汇聚过来,在他的身后,形成了八幅恢弘浩瀚的图案。

    来人自然正是祁云。

    他早已经从鹏祖和巫皇口中,得知了“五帝”的一些信息。虽然五帝行踪诡秘,从不与外人有过多的交流,但鹏祖、巫皇,他们都是从上古存活下来的存在,隐隐之间,对于五帝的来历自然还是有一些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最起码,五帝的修炼洞府,他们暗中早已经摸得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而祁云也不慌,等到自己做足了准备之后,这才动身,乘一叶扁舟,向着水帝的洞府而去。

    “祁云,这已经来到了三千界外!”祁云的袍袖之中,忽然传出了陆吾神兽的声音。

    祁云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这一战,虽然至关重要,但由于出手之人的层次都很高,所以,祁云拒绝了灰影、元尊他们想要前来的意图,只带着陆吾神兽过来。这种层次的交手,大约也只有陆吾神兽才有能力参与。

    “真的比天帝宫藏的还要深啊。”陆吾神兽也忍不住感慨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渐渐离开了三千界,回头望去,但见三千世界,此时看来仿佛只是渺小的一隅,藏在无尽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从这个高度望去,真的有一种超脱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然,真到了这里,也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够抵达了。事实上,这里的天地大道已经迥异于三千界内,似乎所有都是虚无一片,没有任何存在,没有任何生命迹象。

    祁云忽然有所明悟,怪不得诞生自这里的五帝,总有一种看不起他们三千界“土著”的俯视感觉。

    祁云望向更渺远的虚空,再向外的虚空之中,又有什么东西?

    又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祁云的心底,也忍不住涌起探索的欲望……

    “祁云!”

    正当此时,祁云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,祁云收敛心思,定定神,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,但见无数光华汇聚,正是光道人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祁云,没想到你还真敢过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