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动手!

    水帝神识扫入竹简之中,竹简里面的内容被祁云加了禁制,只能看到少部分。水帝倒也不奇怪,若任由他都看到了,还谈什么交易?

    双方互相之间可都没有丝毫信任基础!

    不过,水帝可以任意选择察看的片段,所以水帝很快抽取了部分看到,果然字字珠玑,十分精深。

    水帝惊喜,连连翻阅着,但很快就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……

    水帝遗憾地将竹简放下。

    祁云微微一笑,“水帝道友,这竹简可是天帝、灵帝的传承?”

    放下竹简,水帝依然有些心痒难耐,这竹简如此精妙,想来应该真是天帝和灵帝的传承吧?而且水帝有意选择了好几处地方,也有大道理解不同之处,应当不假;竹简之中的内容也很丰富。

    虽然,仅凭这些无法判断一定是天帝和灵帝的传承,但老实说,他们也没打算老老实实的交易,所以水帝也没有在这些地方继续揪着不放。

    见水帝没有出言反驳,金帝了然,笑道:“祁云道友,你且稍等,我这就拿水神珠过来。”

    水帝也无异议。

    很快,金帝便去后面的洞府之中,取了一颗九龙盘旋的珠子过来,到了这个距离,祁云顿时就感知到了珠子之中自己本尊的气息,隐隐之间有了联络。

    但“祁云”闭目端坐在水神珠内,纹丝不动,就如同沉睡过去了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祁云感知中,本尊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,但依然联络不到本尊,祁云不由心底狐疑,心念急转,脸色一变,喝道:“水帝,金帝!我诚心诚意过来与你们交易,甚至不惜拿出天帝、灵帝的传承,你们却做出这等事情,伤害我的分身?”

    金帝慌忙道:“祁云道友,你这可误会了,若真的伤到你的分身,我们怎敢拿出来?不过是道友你的分身神通手段已经十分了得,我们不得不加以限制罢了。”

    祁云这才神色稍霁的样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交易。

    这却没什么好说的,既然双方已经“达成”了协议,那自然是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

    祁云将那竹简交给金帝,则从金帝手中拿到了自己的分身。

    交易完成……

    好吧,事情自然不可能这么顺利!

    却说金帝刚刚一拿到竹简,一面神识飞速扫入,祁云之前布置的种种禁制,顿时如同冰雪一般消融开来,竹简之中的讯息飞速流入金帝的识海之中;而另一面,金帝则飞身后退,布置层层防线,以防祁云还有什么玄妙道法,会破坏竹简。

    同时,另一边的水帝已经面露狞笑,“祁云,你也给我留下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火帝、土帝、木帝……三帝也从一旁飞出!

    祁云顷刻之间陷入了四帝的包夹之中!祁云早也料到事情不会这么顺利,所以他双手连拍,瀚海苍穹、兜率紫火、日月辉映……大气恢弘的几门神通展开,将自己护住,飞身后退。

    祁云冷笑,“水帝,金帝,枉我敬你们是前辈,不料竟也会用出这般下作的手段!不怕世人耻笑么?”

    金帝笑道:“我们不是已经完成交易了么?”

    他们确实已经归还了祁云分身!

    只是……归还分身之后,没有说不能继续将祁云留下嘛!金帝大笑,自以为得计。

    水帝更是大笑,“何必与他多说?苍鹰,何时会在意蝼蚁的耻笑?”

    水帝、火帝他们都是好笑,觉得祁云着实太年轻。四帝联袂出手,一道道神通法术祭出,转眼之间将祁云打的十分狼狈,不住后退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水帝忽然喝一声,一脸诡秘的笑容。

    就见祁云的“本尊”,忽然周身爆起无数团水光,一道道向着祁云飞去,顷刻之间化作万千术法,每一道都有着奇诡之威!

    显然,水帝他们归还祁云真身,也还另藏诡计,布置了杀招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们要禁锢祁云本尊的意识!

    祁云猝不及防,陡然中招,身子不由向后跌飞出去,然而土帝早已经站在了那个方向,口中吟唱一声,无数山林轰然崛起,化作浩瀚疆域,祁云落入其中,根本难辨方向。

    接着土石隆起,如同一口口杀机盎然的法宝刀兵,只是须臾的功夫,就已经让祁云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哪怕肉身修炼到了祁云这般地步,也招架不住土帝的神通手段!

    但祁云却是不惊反喜。

    虽然五帝是耍了一些手段,让他步履维艰,落入了土帝的神通大道之中。

    但对祁云来说,最关键的事情已经完成——

    救回真身!

    没错,对祁云来说,真身被五帝他们掌控,就始终像是有一口刀横架在脖子上。甚至头被斩掉了还能重生,真身被毁,却会伤及大道根本。

    所以,各种伪装,诸般手段……所有的目的,都是为了将这一道真身给救回来!

    ——也因此,在五帝他们看来,祁云是因为一道分身,将自己陷入到了困境之中,但其实对祁云而言,却是重新掌控了自己的命运!

    另一边,已经将祁云的竹简完全破解,了解到其中所有内容的金帝,脸色却是不由陡然一变,喝道:“莫放他走!这竹简之中的大道传承,都只有一半!”

    双方互不信任,祁云显然也耍了一些手段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水帝、金帝和火帝却是一个个大怒,只觉面上无光,对祁云更恨。

    土帝、木帝倒是没什么,他们本就没有诚心交易,这会儿又岂能怪祁云也跟着耍一些手段?

    祁云身在土帝的神通大道之中,身侧山峦不住沉陷、叠起,大道变迁,使得他也不得不来回游走躲避,但感知到五帝的气息波动,祁云不由一笑,翻手从袖中取出一块竹简,文字一行行浮现出来,正是之前那块竹简之中所缺少的部分!

    水帝、金帝和火帝他们睁大眼睛连连去看,然而祁云只是展示了部分,就翻手将竹简扣上,不屑笑道:“我本来就准备了两份,若是诸位诚心交易,这一份也会交给你们;但现在看来,是没这个必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祁云手一拂,那一竹简顿时化作了糜沫!

    他竟然毁了!

    水帝他们都是又惊又怒,目睹着这一竹简毁去,一个个心底都在滴血……不过,几人却不反思自己的作为,反倒对祁云大恨。

    “动手!”